【鸣佐】一个假设,两个未来 5

* 一个很迷的脑洞

* 少年鸣x叔佐,有木叶黑倾向,鸣人黑化倾向,OOC预警

* HE限定

       










       5.

 

 

       漩涡鸣人第一次对这个想法产生了存疑。

       这样的存疑让他不由自主地做起了一个荒诞的假设——假设在四战伊始时期佐助率先带领鹰小队来到木叶,如今发生在两个人身上的将会是怎么样的一片光景。

       “这样的话……我可能就只会选择和你一同去死了。”

       “为什么?”男人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

       “因为我实在想不到一个能同时保住你和村子两全的办法了。”鸣人声音低沉,“我不知道这十几年你都经历过些什么,但是如果至今你还是有这样的想法,那看来另一个世界的我们依然还是没能相互理解——既然如此就让这个世界的我来尝试一下这个想法吧,说不定这真的就是解救我和佐助两个人的唯一出路。”

       男人不动声色地把鸣人的手移至了他的胸口。

       “你先问一下你这里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他说道,“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为这种事情而白白丧命。”

       “这可是我一早就跟佐助说好了的!”鸣人咬牙切齿反驳道,“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说到做到!不要用你在另一个世界里认识的那个人套在我身上!”

       男人眼神瞬间转凉,“没人跟你事先说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鸣人居高临下地压在了沙发上,“无论是背负仇恨还是一同死去,都没有人跟你事先说好。”

       “那你还要我怎么样?”

       鸣人眼底中难以抑制地泛起了薄怒。

       我都心甘情愿地和你一同去死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男人一手捏起了他的下巴。

       “终于听到你说这样的话了啊,鸣人。”他像一个蛰伏已久的猎人势在必得地锁定了自己的猎物,“是不是觉得只要赔上了自己的性命,就是对我做出了最大牺牲了?”

       无法动弹的鸣人猛然瞪大了双眼。

       “别忘了,你是还要当火影的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你成为他们强大庇护的那一天,这是你的责任。”男人放松力道转而抚上了鸣人的脸,那张尚且年轻而又朝气蓬勃的脸,“没有人约定好了要跟你一起去死,以为这样就能相互理解了只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

       “所以,倒不如想想活着的时候该怎么做吧。”

       下一秒,鸣人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沉。一个人的额头轻轻搭在他的肩上了,伴随着无声的叹息直直钻入了他的耳畔。

       “想一想……有没有一条道路,是能让你们过得更好的。”

 

 

 

 

 

       卡卡西焦急推门走进公寓里时看到的只有鸣人一个人。

       身后亦步亦趋的三个随从被他一个眼神示意退至了门外,像过去被无故施以幻术的暗部忍者们一样蹲守在屋顶。然后卡卡西环视了四周,确认这个安静得诡异的家中的确只剩下鸣人独自一人了。

       “卡卡西老师?”鸣人一个翻身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跟你说一件事。”卡卡西有模有样地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纸,“最近一个人呆在家里估计也快呆腻了吧?现在我专程给你安排一个任务,离开村子两天,顺便也当做出去透透气。”

       “啊?”

       “出发时间是明天一早,届时小樱会直接过来找你的。”

       “我可没听说过最近有什么任务啊卡卡西老师。”

       “因为这是临时委派给你的。最近村子的公务事比较多,临时调遣的情况很常见。”

       “但是就算这样也没必要亲自过来我家说这种事吧?”

       说话之际客厅响起了数声闷响,三个影分身手持苦无齐齐抵在了被钳制住的忍者的脖子上,从窗外直落落地逼进了屋内。

       鸣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而且也没有必要像之前一样让暗部忍者监视我。”

       卡卡西重新把任务说明书收了回去。他早该知道事情绝不会如预计中的那样顺利。

       “最近高层会有一个行动,考虑到你现在已经是火影的预备役,鸣人,有些事情你必须要回避。”

       “比如说最近有人在以宇智波后裔的身份对木叶发动报复?”鸣人反问,“卡卡西老师,你这么说不对吧,作为火影预备役这时候难道不是更应该参与高层的行动吗?”

       “鸣人……”

       “还是说。”他接着道,“高层知道这个人现在正在挟持佐助来威胁我一同加入他的复仇计划,希望我赶紧离开村子断绝与他的联系,并且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两个人赶尽杀绝?”

       鸣人不知不觉捏紧了拳,“你们一早就已经知道了吧,佐助其实并没有死的事实。”

       卡卡西闭上眼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果然,那个在接连几天里让高层长老们闻风丧胆的神秘男人的确向这家伙灌输了一些不太好的念头。

       如果不是收到消息那个人再度出现在了暗部任务室,他可能也没办法在这里找到鸣人。

       “佐助的情况现在高层那边的结论仍然是下落不明,你明白吗?”卡卡西苦口婆心解释道,“临时给你安排任务,只是避免让你被那个人煽动情绪——你知道的,如果他真的和佐助一样出身于宇智波,依照你现在的心理状况很有可能就被他引入歧路了……鸣人,你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吧?”

       他伸手搭在了鸣人的肩上,“况且,明早就是他的死讯公开的日子了。”卡卡西疲惫地吐出了一口气,“如果现在的佐助依旧还活着,属于他的结局应该也不会太好吧。”

 

 

 

 

 

       ——是吗?

       ——我倒是觉得,这样的结局更像是属于我和佐助的另一条出路了。

 

 

 

       鸣人放下结印手势,看到自己的影分身与小樱一同离开木叶之后转身望向了不远处大大小小的墓碑。

       清晨的空气透有彻骨的寒意,前来哀悼的人们纷纷披上了黑色外衣,不约而同地默默伫立在了上面刻有自己所熟识之人的石碑之前。

       由于“临时任务”的存在这里并没有给鸣人预留位置,一行扫过去同期生除了第三班的猪鹿蝶就只有第十班的天天与小李。鸣人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地发现这里没有一个石碑上是刻着那家伙的名字的。

       也是,如果到头来墓碑前一个哀悼的人都没有,岂不就显得太凄凉了?

       鸣人站在远处静静地看着这场沉重的哀悼仪式归于终末。

       仪式末尾有一个环节,那就是仪式官会站在祭坛一旁宣读此次在战争中牺牲的忍者名单,死者的亲属或者师友在这种时候通常会一一经过祭坛,献上自己的葬品,以表达对逝去之人安息的愿望。

       鸣人听着那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伴随着年迈又绵长的嗓音略过自己的耳际,纵身跃至了不远处的民居屋顶。从这个角度他可以看到哀悼的人群开始渐渐地散了,隐约的啜泣被簌簌秋风刮得支离破碎——即便如此蛰伏在各个角落里的忍者依旧是得以窥见个一清二楚的,连同在他们体内流动的查克拉一样清晰得可怕,与鸣人一同不谋而合地等待着一个一触即发的时机。

       这场葬礼最终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呢?是这么平淡哀伤地结束了,还是会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人心惶惶——这可是一场葬礼,为什么就算是在这样的时刻也要以最深的城府去揣测那个人,想象着他会不会突然化身恶鬼把所有人杀个精光,如同他在司仪官的名单上面那样臭名昭著且不堪入目。

       “……最后一个,仅作通告,由于出身木叶被一视同仁地纳入名单,五大国通缉犯、叛忍宇智波佐助。”

       对了,既然是如此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那家伙为什么还要做呢——看到视线之下因为一个名字而瞬间泛起涟漪的人群鸣人细细想道——他其实是什么也没想要吧,气势汹汹地把接近自己的暗部全部撂倒,到头来却一个人都没有真正杀掉;虚张声势地把写有虚假信息的卷轴传至高层,目的居然还只是单纯地为了引起他们的注意。他到底是参与过多少与村子相关的事务才能把高层的内部传讯了解得这样通透,又是经历了多少的心理建设才能把自己的目的简化得这样纯粹——不,还是说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就算随着年岁的增长也从未改变过。

       鸣人突然明白那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

       看着一个个身影被那股熟悉的查克拉牵引至了远处,他箭步一跃以无人可及的速度追了上去,穿过层层叠嶂,在一片遮天蔽日的密林中疾速穿行。

       然后在目视到一个明显由于感觉到自己的靠近而缓下速度的身影之后停了下来。

       “佐助。”

       他说道。

       他突然明白这个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所谓的监视,所谓以此为条件而做的交换,全都都是骗人的。它们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它们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给你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想方设法地,要如何才能让这个世界的两个人过得更好。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鸣人掷地有声地说道。



       tbc.


感觉这么诡异的剧情也就只能写来供自己一爽了orz给点梗姑娘说一声抱歉,这么美味的一个梗被我写成了这样...

再过两章就可以完结了,说好本周填完一个坑的,说到做到ww



评论(17)
热度(181)
  1. 沉默的鱼Apple_Lin 转载了此文字
©Apple_Lin | Powered by LOFTER